[EC翻譯] Acceptance 第七章


Charles穿著一身借來的字母圖案睡衣接近廚房時,那裡的燈早就亮了。Charles本來還好奇還有誰會這麼早在天亮前就醒了,他就知道只有一個可能,因為老天最近似乎總有意刁難他。
 
Erik就坐在廚房中央的櫃檯邊上,慢慢呷著咖啡。他臉上的皺紋比前一天晚上更為明顯,眼裡一片死寂。Charles覺得,他這種神情不好。完全展現不出世間所知萬磁王的力量和魄力。想想這個強大的男人曾經是小小的Max Eisenhardt……
 
Charles捧著一杯熱騰騰的茶,坐到離Erik最遠的座位上。「至少我現在知道了,為什麼我跟你在一起時會做噩夢。」
 
「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你為什麼還會做噩夢?」Erik粗聲粗氣說道。
 
「呃,看來我們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那樣輕易斬除心魔。」但是說實話,在夢裡看到戴眼鏡的Sebastian Shaw那貪婪臉龐並不是Charles今天這麼早醒來的唯一原因。我會治好你的,Charles。Charles喝了一大口茶才能驅走這股寒意。
 
「你為什麼要離開?你跟我在一起時很開心,我知道的。」
 
Charles嚥了嚥口水。「Erik,你說這樣的話,別人會以為你纏著我不放的,」他笑了笑。
 
「是這樣嗎?」Erik恍惚說道。「我在纏著你?」
 
Charles的胃做了件滑稽的事情,上竄的同時又揪緊了下。同樣的事情也在他昨晚對Lorna解釋她不該隨便叫Erik是她爸爸時發生過。
 
「為什麼不可以?」他女兒想知道。
 
Charles不忍心說,「因為Erik不是你的爸爸。」於是他編造了藉口,說現在時機不對,Erik不習慣被人稱作爸爸。Lorna沒有信服,但她還是點頭同意了。
 
Azazel也要保守這個秘密,他對此很是反感。這可能因為他正努力跟Raven生孩子,因此被形成中的父母責任感所驅使。他同意不告訴Erik的原因僅僅是Erik未來一週很忙——獨立日和其他事情什麼的——得知自己成為父親的壓力會讓他震驚,妨礙他處理許多要務。
 
Raven把Charles拉到一旁。「你從來沒告訴我是Erik幫你逃走的。」
 
「我不知道那是他!在他的腦袋裡,他名字是Max!」Charles反駁道。
 
「這改變了一切啊,Charles。」
 
「不,沒有。」
 
「這表示你可以相信他,」Raven堅持道。「他這麼多年來都記得你。他對你感情那麼深,你不該對此抱有多點信心嗎?」
 
Raven的問題讓Charles一晚上輾轉反側,最終導致發生在廚房的這場早晨交談。摩挲著杯子邊緣,他說道:「Erik,我要澄清一下,我不是因為你離開Genosha的。」
 
「但我是原因之一吧。」
 
「沒錯。」
 
「為什麼?我做了什麼讓你這麼厭惡?你不覺得我們一起有過美好回憶嗎?」Erik說。
 
「我們只是上過兩次床罷了。」
 
「是我發現你的!」
 
「我只是你的人類炮友。」
 
「我認為你該對我有多點信心。我在人際關係方面沒多少經驗,我不懂得怎樣讓人快樂。」
 
「所以就因為你『沒經驗』,我就要相信你考慮過我的感受?」Charles說道。「作為一個強大的變種人,很多人或許會原諒你很多事情,但我看不出為何我也要原諒你。」
 
「因為你對我也有感覺。」
 
聽到這說話腔調突然改變,Charles也馬上坐直了。「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要是你對我沒感覺,你不會因為這些事大動肝火。」
 
「那是因為——」Charles及時控制住自己。
 
「因為什麼?」Erik逼問。
 
因為你是我女兒的父親。Charles捧起茶杯。「現在太早了,我們不該談這些。」
 
「Charles,不要逃避。你上一次也是這樣避開我。我不會讓你重施故技的。」
 
「你為什麼要在乎?」Charles聲音也大起來了。「我只是你救過一次、上過兩次床的人罷了。」
 
「這對大部分人來說已經足夠了,」Erik說著便繞過櫃檯,要走到Charles身邊。「你為什麼一定要躲開我?你到底隱瞞了什麼?」
 
樓梯頂部傳來禮貌的咳嗽聲,那裡站著因為Charles而在大宅過夜的Raven,她拉著還沒睡醒的Lorna的小手,旁邊站著一臉不快的Azazel。「你知道的,我們能聽見你們說話。」
 
Lorna鬆開Raven的手,蹬蹬跑下樓梯到Charles身邊。她揪著他的褲腿,粘著不放。「Pater,發生什麼事?你為什麼跟爸——」她閉上小嘴,憋歪了小臉。「跟Erik先生吵架。」
 
Erik低頭看著Lorna,沉下臉來。「是因為你結婚了嗎?因為你有了妻子,你甚至不考慮我一下?」
 
Lorna繼續皺著臉。「你不是很了解我pater,對吧?」
 
Erik有點措手不及,直瞪著她看。「不好意思?」
 
「我原諒你啦,」Lorna說。
 
Raven咬住拳頭,忍著不笑出聲。
 
Erik稍微皺起眉。「我不明白。」
 
「Lorna想說的是,我沒有妻子,Erik。所以不,這不是我不考慮你的原因,」Charles說,以免其他人再給Erik提示了。
 
「噢。她……她走了嗎?」Erik說。
 
Lorna抱起雙臂。「我沒有媽媽。」
 
Erik眉頭緊鎖。「對不起,我不是有意——」他的話被Alex的哈欠打斷,後者剛從房裡出來準備晨跑。
 
Alex睡眼惺忪地數了數在場的人,不由得眨眨眼。「對不起,我錯過什麼通知了?」
 
「我們什麼時候能走?」Charles問。「如果你只是要我來確認你幫助逃走的那個男孩身份,嗯,我已經給你確認了。」
 
「不,我們還沒完,」Erik氣呼呼回道。「我要知道你對我隱瞞了什麼!」
 
「你為什麼對我pater這麼壞?」Lorna在Charles雙腿中間說道。「你不該這樣對他。」
 
Erik再次啞口無言,直瞪著她看。Alex在他們身邊經過,贊同地哼了哼。「我得找一個這樣的小孩來幫忙呢。」
 
X
 
毋須天才也能看出,他們這次重逢的開始實在太糟糕了。Erik不會讓Charles離開,除非Charles解答他所有的問題;而Charles也非常肯定,回答這些問題會讓自己陷入困境。他必須想辦法安撫Erik。
 
日間Erik忙於開會,於是Charles決定帶Lorna在城裡走走,給她看看自己以前常去的地方。他們去了兩家書店,那裡的店主像老朋友一樣緊緊抓住他的手臂,告訴他最新的當地八卦。他們之後去的是他舊寓所附近的那家咖啡店,那裡有濃濃的熱巧克力。最後,他們來到大學。
 
Charles以前一直認為大學是一排無比沉悶、只有紅磚和窗戶的建築物。設計這棟建築物的人顯然對此沒花多少心思和精力,除非這些紅色長方建築就是他最好的作品,這用來衡量他才華的話確實非常可悲。跟牛津的學院比起來,Genosha的大學外觀非常醜陋,但Charles對這裡依然有著很多美好回憶。畢竟,這裡是他發現自己懷上孩子的地方。Charles這樣想著,握緊了Lorna的手。
 
但是,要進去的話就有點麻煩了。Charles不認得現在的保安守衛,對方堅持要看他的身份證明。Charles不確定自己要如何解釋,因為這個國家的領袖在夜裡把他綁來,所以他身上沒帶任何身份證明。另一個守衛走過來,看到Charles就嚇得白了臉。
 
「你在這裡做什麼?」他喝了一聲,薑黃色的小鬍子氣得一翹一翹。
 
Charles好不容易擠出一個笑容。「我是來參觀的,想看望一下熟人。」
 
「你沒有進入這裡的權限了,人類,」門衛說道。
 
Lorna怒視著他。Charles可以感到她為他燃起的怒意,從他握著她的小手一路彈跳,竄上他的手錶,直至他的肩膀。她肯定遺傳了Erik的脾氣,Charles想著不禁微笑起來。
 
不過,Charles也不是特別想看大學。他準備走開,這時兩個男人走到他身後,其中一人伸手按住他的肩膀。Scott Summers一臉嚴厲地盯著守衛看。「你居然這樣對教授說話,想什麼呢,Samuel?」
 
「鐳射眼,長官!」兩個守衛馬上立正行禮。
 
Scott對他們歎了口氣。「再過幾個星期,世界各地的權貴都會來到Genosha。作為變種人的代表,我們都要努力做最好的變種人。」
 
「是的長官!」守衛說。
 
他身後的Logan竊笑起來了。「努力做最好的變種人?你認真的嗎?」
 
「閉嘴,Logan。」這聽起來像是自動應答。Scott扭頭看著Charles,一臉笑容可掬。「教授,您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Charles哈哈大笑,接受對方伸出的手握了握。「我只是過來一陣子,跟Erik談論些事情。」
 
「教授,飛黃騰達了,嗯?以前是給大學學生教書,現在是跟我們的領袖談論國家大事,」Scott說道。
 
「不,不,不是這樣的,」Charles笑著說道。「恐怕只是一些更為私人的事情罷了。」Scott好奇地看著他,似乎難以理解。為免他繼續深究,Charles輕輕把他的小女兒推上前。「這是我的女兒,Lorna。」
 
「你好,鐳射眼先生,」Lorna有禮貌地說道。她轉而看著Logan。「還有,呃……」
 
「鐳射眼夫人。」Scott「好心」提醒。
 
Lorna很乖地按照Scott教的說了,Logan和Charles都噴了。
 
「對不起,但我一直以為你看中的是Jean,」Charles說道,這時Logan在Lorna面前彎下腰,教育她不要再說鐳射眼夫人這稱呼。
 
Scott聳聳肩,無所謂的笑了。「我也這樣以為。我真想說,有一陣子發展到了Logan和Jean都在爭奪我的注意力⋯⋯」Charles跟著Scott輕笑了。「但實情是,我一直覺得在Logan身邊安全點。因為他可以承受我的鐳射攻擊而不會死去。我想這也是我哥哥和Darwin在一起的原因。」
 
Charles再次驚訝得睜大眼。「天啊,這裡真的變化太多了,不是嗎?」
 
「我應該把班上的同學都叫來。他們肯定想再見見您的。您不介意的,對吧?」
 
「我也很樂意跟他們重聚,」Charles保證道。
 
「太好了,我盡量安排一下明天聚會。您還在用以前的號碼嗎?」
 
「抱歉我現在身上沒帶能用的號碼。如果你讓Alex轉達的話,我想應該能收到你口信的。我暫時住在大宅裡。」
 
Scott舉起手來。「等等。您說的是Magnus大人的大宅?」Charles小心地點點頭。「Magnus大人不會讓任何在他家裡留宿,除非那是國際重要人物或者跟他上床的人,」Scott揚起一條眉毛。「您要跟Magnus大人討論什麼私人事務?」
 
Charles咳了幾下。「這跟你無關,Scott。好了,你快走吧。」
 
Scott哈哈大笑。他向Charles道別,過去從Lorna身邊拉走Logan,Lorna還在管他叫鐳射眼夫人。Lorna任性地抱起雙臂,說:「為什麼不能說?鐳射眼夫人明明是個好名字。」
 
Logan瞪了Scott一眼,不高興地走開了。
 
「身為前密探,你脾氣真是夠壞的,」Scott一邊追著他一邊說道。
 
X
 
Charles回到大宅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了,但Erik並不在。一邊哄著Lorna吃掉蔬菜,Charles一邊環視這個巨大的飯廳,但完全看不到Erik要來加入的跡象。他的盤子甚至都沒擺出來。「他在哪裡?」
 
「大宅的某處,」Alex說道,隨意地揚了揚手。「他喜歡在繁忙一天之後躲在某些角落。他昨天晚上也沒怎麼睡,這更加幫不上忙了。」
 
「為什麼爸——Erik先生沒睡夠?」Lorna說道,一邊躲開Charles送過來的一叉子菠菜。
 
Alex瞥了Charles一眼。「他要考慮有很多事情。對了,Scotty讓我告訴你,明天12點在Bruno's見,教授。」晚飯過後,趁Lorna去洗手,Alex把他攔到一邊。「拜託你去跟Erik說說話好嗎?他今天一天都亂糟糟,完全沒在集中。」
 
「你為什麼以為我跟他說些話就會有用?」Charles問。
 
Alex一臉難以置信地瞪著他。「你知不知道他一開始發現你要離開Genosha時,我的部門怎麼人仰馬翻嗎?在你離開之前找不到你,他差點就要出動秘密警察。這肯定會是一場公關災難,哪門子領袖會動用國家警力去找情人的下落?」
 
「他為什麼會那樣做?」
 
Alex冷笑了一下。「他愛著你,你得知道。」
 
「我們幾乎不瞭解對方。」
 
「難道你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嗎?」Alex說道,語氣幾近哀求。「要是他為了你這麼勞師動眾,你也會有點反應吧?請你去跟他說說話吧。」
 
Charles猶豫了。「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Alex嘆氣了。「好吧,忘記我說過的話。」說完他便走開了,這對話讓Charles心裡非常不舒服。
 
X
 
Charles最後發現,Erik在他的臥室椅子上睡著了。桌子上放了半杯酒,他們第一次上床時,正是在那張桌子下的棋。在那時,Charles有點震驚,被Erik這樣強大的人追求。這真是一個驚人的巧合,這個人無意中帶給他生命的最大奇跡,同時也是多年前救過他的男孩。
 
Charles在Erik面前彎下腰來。就算在睡夢中,Erik還是雙眉緊鎖。他的臉上因為歲月和壓力多了不少皺紋。Charles想伸手描繪這些線條,好奇這個英俊男人在Charles避免接觸他的四年裡面對過什麼。Charles因為Lorna的緣故,經常會想起Erik。Erik也會想起他嗎?
 
他驚呼了一聲,Erik突然抓住他的手,半睜開眼。「現在幾點了?」Erik咕噥道。
 
聽到他的聲音,Charles覺得臉上冒起熱氣。他眼角瞄了下墻上的鐘。「十點五分了。」
 
「難怪我這麼餓,」Erik皺了皺眉,好像才剛意識到Charles在這裡。「你總是跟我保持距離,我還以為你害怕接近我呢。」Charles移開了目光。「你果然在害怕。為什麼?你知道我不會傷害你的。」
 
Charles對此有點不太確定。Erik帶他來是要確認他的其中一個秘密。Charles很害怕,如果Erik發現另一個秘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雖然,沒有DNA檢測和流言蜚語,Erik不太可能會發現Lorna獨一無二的血統,但Charles還是很擔心。Erik可以掰倒人類政府,迫使他們屈服,建立起自己的國家。Charles不希望惹這麼可怕的人發怒。
 
「是因為你害怕我會這樣做?」Erik說。
 
一股不可見的力扯著他的袖釦和帶扣,Charles發現自己向前跌坐在Erik的膝上。大手捧著他的臉,輕輕往上傾,好讓Erik能吻他。Charles發出一聲輕吟。他好久沒有嘗試過這麼親密的觸碰了。自從……說實話,自從Erik上一次觸碰他。
 
「看,你不討厭我,」Erik貼著他的嘴唇喘息,Charles全身掠過一陣寒顫。「那為什麼你不愛我?」
 
Charles嚥了嚥口水,兩人相隔不到一英吋,他看進Erik眼裡時幾乎要淹沒其中。「你真的愛上我了嗎,Erik Lehnsherr?」
 
「我想是的。」
 
「不,」Charles顫顫地吸了口氣。「四年前,你對Reed Richards說我不夠好。你那時以為我是人類,我對你來說不夠好。」
 
Erik現在清醒了點。「Charles,我每年結束都會反思過去一年的自己是如何白痴。你真的認為四年前的我能跟現在的我相比嗎?我……」他頓了頓。「你怎麼知道那次對話的?」
 
……哎呀。
 
Charles試圖從Erik膝上爬起來,但Erik一向比他強壯。「你那時在辦公室裡,對嗎!你那時就在躲著我!」他手指深陷Charles的脖子後面,牢牢摁住他。「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Charles?」
 
Charles雙手抵在Erik的胸前,準備有必要時推開他。「你嚇到我了,」他承認道。「你的強勢和自以為是。我那時非常肯定,你對我不是認真的,所以我不想見到你。」
 
「如果我告訴你,我現在非常認真,你會考慮我嗎?」
 
「Erik……」Erik的大拇指輕輕拂過他的下唇,Charles不由得吸了口氣。「Erik,這不公平。」Erik摁住Charles脖子後面的手往下滑,落到腰部。手指擦過臀部,害得Charles又是一陣哆嗦。「Erik,我……」
 
「快答應他!」Alex說。
 
Erik腦袋埋進Charles的頸彎,呻吟了一聲。「Charles,你進來為什麼不關門?」
 
「快點答應他吧,教授!他真的——」Erik舉起手,直接在Alex面前甩上門。Erik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答應了沒?
 
Erik滿懷希望地看著Charles,但Charles早知道答案了。沒將Lorna的事情說出來,他不能答應Erik,但他現在怎麼可能說得出口?Erik永遠不會原諒他的。這不可能成功的。Charles雙手捧起Erik的臉,給了他甜蜜一吻。「對不起,我做不到。」

评论(4)
热度(35)
©akirasouc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