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翻譯] Acceptance 第六章

那個男孩知道Erik在做什麼。不論何時,只要Erik偷偷溜過他的囚室,手指掃過控制板,Erik都能從他那雙大大的藍眼裡看出他的了然。但是,Erik希望對方不要這樣看著自己,那種眼神讓他毛骨悚然。

男孩從來不說話。他只會瞪著眼看。要不是其他人跟他確認過這點,Erik還以為對方是啞巴。Erik幫讀心男孩越獄的秘密行動進行到第十天,他發現,這個人根本不是外表那般木然。

你是……

Erik聽到男孩的聲音在自己腦中響起,驚訝得跳了跳。「出去!」

Max?Max Eisenhardt1?

Erik雙手揪住自己的頭髮,好像他能用力把男孩的聲音驅逐出去似的。「用你的聲音說話!我不要你在我的腦袋裡!」

男孩皺起眉頭,退到牢房深處。我不可以說話。Sebastian禁止我說話的。為了訓練我。他臉上的神情越發痛苦。我好幾個月沒說過話了。我不太確定我還記得怎麼說話。

「別傻了。說話就跟游泳一樣,不可能忘記的,」Erik說道。男孩瞪大眼睛盯著Erik看,看來像是表示好奇的習慣動作。以為對方在試圖刺探自己的逃脫大計,Erik緊張起來,倒退到走廊的墻邊上。「你在做什麼?」

男孩拖著腳步蹭向Erik,伸出雙手握住鐵條,條紋睡衣的衣袖直往後扯。Erik看到他瘦弱的手腕不由得一縮。難道他沒吃東西嗎?

你知道嗎,過去這幾個月我接觸到的每個思想都抱著恐懼和憤怒在畏縮。但你不是。你在隱瞞一些東西,但你不怕我。

「我怕你的,」Erik說。

男孩看起來一下子洩了氣。

Erik心頭掠過絲絲內疚,儘管他並不明白原因。他幾乎不認識這男孩。然而Erik還是伸手覆上男孩握著鐵條的手,說:「我會救你出去的。你可以再學會怎樣說話。」

男孩從Erik的手下抽出手,反過來緊握住他的手指。Erik感受到男孩的畏懼顫抖。畏懼什麼?希望?這打破了Erik對「Shaw最喜愛的男孩」的一切想象;其他人說過他的一切壞話。如果他們看到現在Erik眼裡他的樣子,他們不可能相信這男孩是站在那個戴眼鏡的邪惡人物一邊的。

「我——」

Erik雙手放在牢房的控制面板上,集中精神,使出他所有能力。他將他的手想象成針眼,最狹小的通道,通過他的手推出全部力量。面板冒起了火花。飛速電流震開Erik,奪去了他早因用力過度而逐漸模糊的意識。

Erik第二天再次醒來時,男孩已經不見了。Erik希望他至少平安無事。等他離開這裡,他就去確認這點。他救出的第一個變種人在過得快樂。

X

Erik不耐煩地拍著一扇極為普通的門。現在是凌晨兩點,這個時間根本不該出現不耐煩的人和沒完沒了的拍門聲。公寓管理員一臉不高興皺著眉頭來開門,看到門口站著的竟然是Magnus大人,嚇得她一臉驚恐,尤其是對方臉上還掛著Alex所謂的「戰時臭臉」。

「Magnus大人,」她倒抽了一口氣。

他一陣風似的走過,免去她的繁文縟節,衝上兩層搖搖晃晃的樓梯,來到Warren Worthington三世的住所。這位天使打著哈欠迎接Erik,嘴張大得能看見一口白牙。他整齊的頭髮和腰桿挺直的姿態與他所住的貧民窟無一處相符。這個叛逆之子從來沒學到教訓。他嗅了嗅。「你喝過酒。你要來睡我的沙發嗎?」

「那個讀心的男孩。你記得他的名字嗎?」

「恐怕我只能讓你睡沙發了。」Warren轉身背對Erik。對方明顯對他的問話不予置否,但Erik還是跟著他走進屋子。

「Shaw最喜愛的男孩,我要知道他的名字。」

Warren皺起眉頭,英俊的臉龐露出疲憊不悅的神情。「Erik,這都20年前的事情了。忘了吧。你不會找到他的。他說不定已經死了。」

「他的名字,Warren,」Erik繼續逼問。

「再說我為什麼要記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因為Warren是曾經遭受男孩讀心能力折磨的少數幾人之一。Shaw過去經常拿其他變種人來做男孩能力範圍的實驗品。每次跟男孩一起做完實驗,Warren都不會出來吃飯,在隨後的幾個星期裡都是臉色蒼白,一副病懨懨的失眠樣子。他可以聽到我所有秘密,Erik。他可以令我做出違背意願的事情;令我想出一些我從不相信的東西,眼神不定的Warren這樣告訴他。

但這不是Erik希望大聲說出的記憶。這會讓這段記憶變得更真實,而不只是一段過去的噩夢。「這不是無關緊要,」他說。「我想我或許找到他了,但我不能肯定,除非我知道他的名字。」

Warren繃緊了全身神經。「然後?如果是他的話,你要殺了他嗎?他那樣的能力太危險了。」

(已喪失能力)

Erik無視心中的一絲不快。「如果我懷疑的人真的是他,那我們沒什麼好擔心的。他再也用不了他的能力了。」

「怎會這樣?是Shaw做的嗎?」

「我想也是。不然還會是什麼?」

「不可能。Shaw為什麼要毀掉他最厲害的武器?要是他當時還在,我們的反抗行動根本不可能成功。他動一動眉毛就能將你定住,無法動彈。」

「他的名字,Warren,」Erik說。

Warren一手按在額頭,往後倒在沙發上。「Charles。Ramona以前經常叫他迷人Charlie,因為他那一口無聊的英國口音。」

Erik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是他。Charles Xavier,這個Erik二十年來一直希望他尚在人世的男孩。與他一起在超智人戰爭中並肩奮鬥的變種人都知道這個「失蹤的讀心男孩」,因為不管他們到哪裡,Erik都會讓Emma開啟心電感應探測,尋找是否其他讀心者的存在。原來一直以來,他就在這麼近。

「好了,是他嗎?」Warren問道。

Erik把Charles的檔案隨手丟在Warren不高的廚房桌上,看著他同樣一臉難以置信地翻閱文件。Charles的照片在Warren抓得緊緊的手指下皺成一團。「他撒謊是因為他想躲開我們,躲開你嗎?」

那一絲不快又來了。Erik板起了臉。「如果他是那樣想的話,為什麼他還會跟我上床?」

Warren慢慢眨了眨眼,轉而目瞪口呆。「等等。你睡了一個男教授,你以為他是人類,結果他剛好是我們多年前都那麼害怕的男孩?」Erik沒說什麼,只是聽到Warren高揚的聲調時皺了皺眉。「你那時嗑藥了嗎?」

「我覺得他那時是愛上了,」Alex說道,他聽著電話出現在門邊。他嚴肅地看了Erik一眼。「Azazel帶著教授回來了。」

「是真的嗎?」Erik正要走出門外,Warren問道。

Erik一手握著門把,停了停。「不,我不怕他。」

X

Charles撥走頭髮上的飄雪,臉凍得紅紅的。他一路快步從辦公室走回來,現在還大口喘著氣。那片飄雪從他頭上落下,在他門口髒兮兮的迎賓地毯上融化成小水滴。但驅不走的寒意還是逗得他打了一個噴嚏。啊啾!「這時候居然還下雪。你能想象嗎,Mortimer?」Charles揉著鼻子說道。

Azazel從沙發上站起來。「我把Toynbee先生打發回家了。他看到有陌生人在你家裡,擾攘了好一陣。」

「Azazel!天啊,你嚇了我一跳!你剛到嗎?大駕光臨有何貴幹?」Charles朝他勉強笑了笑,走過去看看自己的女兒。Lorna躺在小絨毯上睡得可香了。她小臉頰下壓著一大頁數獨遊戲紙。小格子上填滿了涂花掉的橙色蠟筆數字;大部分都是填錯的。Charles輕撫她的腦袋,她還吸了吸鼻子。

「Erik知道了,」Azazel說。

Charles感到他埋藏已久的恐慌一下子躍上心頭,心跳加速太快,他有點眩暈。「他知道了什麼?」

「你的秘密。」

「哪一個?」

Azazel挑起一條粗黑的眉毛。「你瞞著他多少秘密了?」

如果是其他人問這問題的話,Charles大概會嚇壞。但Azazel現在是家人了。Charles彎起嘴唇,露出無趣的假笑,聳聳了肩。「我數不清了。」

「守密成性並不是好事。你有太多秘密的話就再也無法相信任何人了。」

「難以相信前間諜會說這種話呢。」

「這是更加可靠的建議,因為說的人深知要守太多秘密的負擔。」Azalea一手托著下巴,紅色手指擦過臉上的傷疤,那道傷疤垂直劃過他的一隻眼睛,甚至將眉毛分成兩半。「但是今天,我只是來接你的。Erik要馬上見你。」

Charles撫摸著Lorna的手臂。「我該帶她一起去嗎?」

「當然了。把孩子獨自留在家裡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我不知道Erik要把你留在Genosha多久。」

Charles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這一切跟Lorna無關。這意味著……「他怎麼知道我以前是變種人的?」

Azazel疑惑地看著他。「Charles,你真的很奇怪。『以前是變種人』,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有的。你要麼是,要麼不是。你以前為什麼不說出來?你一早透露的話,就不用遭受那麼多歧視了。」

Charles發現了,Azalea沒回答他的問題。或許他也不知道呢。他輕輕搖醒Lorna。「我們要走了,去度個小假。我們要去Genosha,你聽過那個國家的,對吧?」Lorna看起來很迷惑,但她還是拖沓著腳步收拾她的小背包。

「你可以選擇現在不回答我,但等一下Erik也會問你同樣的問題,」Azazel說。

「嗯,如果他以為僅僅因為他想知道,我就會告訴他一切,那他也不怎麼了解我,是吧?」Charles說。

Azazel翹起嘴角笑了。「你很大膽。我真想喜歡你。」

「但是?」Charles追問道。

「我怎麼能喜歡一個整天有戒心的人呢?」Azazel伸出手臂,這時Lorna也回到房間,依然睡眼惺忪,但全然信任著她的父親。「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拖的時間越久,Erik的脾氣就越壞。」

X

圖書館裡充滿著一觸即發的緊張感。Charles一睜開眼,他就感受到了這股緊張感,而周圍所見也從他家客廳的墻壁變成高至房頂的書架。氣氛太過凝重,Charles平常見到Raven總會非常高興,現在也幾乎感覺不到喜悅。她弱弱地朝他笑了笑,這只會讓他感到更警惕。

Azazel迅速走到Erik的左邊。Alex站在Erik的右邊,看起來很緊張,仿佛一有動靜就隨時撲身而出。Azazel也是如此。他在Erik身邊一站定位置,馬上就全身繃緊。

Charles明白過來了,眼睛一下子睜得大大的。他們都在試圖保護他免受Erik的攻擊。Erik站在房間當中,離Charles有六英呎遠,開始向他走來。而在Erik一開始走動時,Raven也小心移動,好讓自己站在他和Charles中間,充當人肉護盾。

Hank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挪動了下把Lorna拉到一邊,給她做鬼臉,好分散她對這緊張場面的注意力。

Raven想開口為Charles辯護幾句,Erik警告似的瞥了她一眼。這眼神過去曾經引起過恐慌。Charles記得在BBC新聞見過這樣的表情。在超智人戰爭裡,Erik一直是「敵人」的代表。

X

Erik注意到,Charles瘦了。他老婆沒好好餵他吃東西嗎?話說她在哪裡?Erik的視線有片刻越過他,審視著那個綠頭髮的小女孩。她看到Hank擺出的鬥雞眼,在笑個不停。她笑得很開心,軟軟小臉上露出兩個小酒窩。Erik有點怨念,她真漂亮。髮色表明她有變種人的血緣,這更漂亮了。要是她是他孩子的話該多好。

Charles咳咳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見,你看起來不錯。」

「我樣子老了,」Erik說。

「還是挺英俊的,」Charles說。Erik心裡得意起來。Raven和Alex驚訝得看了看對方,表示難以置信。「最近睡了不少公主吧?」

「不,沒怎麼。最近又讓誰懷孕嗎?」

Charles一下子臉紅了。Erik馬上移開了目光。噢,他還記得這男人臉泛紅霞的樣子。他曾經與Charles親密深交。或者是他自以為是罷了。而現在Charles讓他生氣了。Erik舉起手以表歉意。「我不是有心這樣說的,」他的確是有心的。「我很累,沒多少耐性。這一切都那麼突然,我很抱歉,但我要知道。我知道以前在Shaw的實驗室裡只有一個會讀心的男孩。我二十年前幫助他逃脫了。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找他。」

「你……是你?」出聲的是Raven,說完便雙手捂著嘴。

Erik看到Charles猛地抬起頭,驚訝得目瞪口呆。Erik感慨他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他早已見過這張臉,當時對方尚且年幼,因恐懼而臉容扭曲。如果那雙紅唇不足以辨認,他也早該認出他的藍眼睛。年幼的Erik還沒知道何為慾望,不明白心中那陣搐動是什麼。

「你是他嗎?」Erik問得毫無必要。

Charles臉無血色,仿似見到鬼魂的不是Erik,他才是見到鬼魂的人。「Max?你是Max?」

「我找了你這麼多年,一直希望你還活著。希望你就在這裡。」希望我在床上擁有你,我的昂揚深埋你體內。Erik嚥了嚥口水。「你怎麼喪失能力的?是不是Shaw做了什麼?你為什麼之前不說出來?」

Charles一手揪住頭髮。他緊緊抿著嘴唇,看到他如此痛苦的樣子,Erik只想走到他身邊,再次握住他的手,或者抓住他的肩膀,令他擺脫痛苦。「Erik,你知道我在那實驗室裡做過的事情嗎?」Charles說。Raven發出一下輕聲的呻吟。「難道沒人告訴你嗎?」

Erik想起Warren的話。太危險了。Erik第一個救出的是Warren,對方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去殺掉那個讀心男孩。

但是見過囚室裡那個擔驚受怕的男孩,Erik總在想,到底是誰受的影響更深:是被奪走秘密的Warren呢,還是被迫入侵他人頭腦的Charles?Erik的沉思被打斷了,因為這時小女孩突然向Charles走去,說著,「爸爸?」

Charles馬上僵硬了。

「怎麼了?」Erik問。

Charles的女兒小步向他走來,直到她可以伸手抓住他褲子的布料。「你叫Erik嗎?」

「沒錯。」

小女孩驚異地張開嘴,仰視著他。她又扭過頭看向Charles。「Pater,是他嗎?他是——」

「是的,他是這個國家的領袖,Erik Lehnsherr。親愛的,你見過他的照片對吧?」Charles一邊說道,一邊將她抱在懷裡。

小女孩繼續張著嘴看Erik。「我爸爸好棒。」

Raven突然竊笑了起來。Hank一臉氣喘呼呼。Erik困惑地看著這四人。他轉頭看Alex,看他知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後者只是聳聳肩。Azazel一臉驚恐地看著Charles和小女孩,但這一切都解釋不通。

「我們明天早上再繼續,」Erik說。「等我再……準備好。」他走過Charles身邊時,Erik覺得自己該說點什麼。但那份感情和言語衝不過他喉嚨的防線,於是他一言不發就走了。

Alex跟著他出去。等離開了眾人視線範圍,Alex便伸手拉住他的手臂。「你要我叫什麼人過來嗎?」

「我今晚要一個人過,」Erik說。他的夢境總是縈繞著狹窄的灰色走廊,在他的老囚室裡,大學教授跨坐在他身上,扭曲的愉悅感在周圍跳動,環繞著那份他不敢道明的感情。

X

「這麼說來,」等Erik和Alex走了,Azazel說,「我的外甥女是Erik的女兒?」

章末注釋

1 Erik的化名之一。

评论
热度(23)
©akirasouc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