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翻譯] Acceptance 第四章


Hank看了看Charles,又看了看Raven。自從他家人發現他的大腳之後,他再也沒經歷過這種沉默緊張的氣氛,而他也不知道面前的這對兄妹為何會變得如何沉默。的確,不可能發生的懷孕加上海外工作機會,這兩件事加起來足以讓任何人震驚到說不出話,但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Charles和Raven之間的沉默是因為其他事情——某些過往吧。Hank真想拿棍子戳一下這種沉重氣氛,看會有什麼反應。

「好了,我想給你做個超聲波檢查,確認一下,」他說道。

Charles從他的出神思考中一下子醒來,一把抓住Hank的手腕,抓得他生痛。「那麼你能確定嗎?確定我的……情況。」

「像我說的,我想先做個超聲波檢查,」Hank說道,用另一隻手扶正眼鏡。「但我肯定這事是真的。」

「我明白了。」Charles微微一笑,但眼裡並無笑意。「我想這意味著我要做父親了。」

Raven瞇起眼。「那麼說,你打算養這孩子了。」

「當然了。」

「那你還打算離開Genosha?再過幾個月,你的身體就會變得不一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變種人。這不安全。」

「Raven,我不會留在這裡的。你聽到Hank說的,」Charles說道。Hank一下子瞪大雙眼。他舉起雙手退後一步,示意不要把他扯進來。「我的孩子有可能不會展現異能。你希望我在變種人中心地區養育一個潛在的人類孩子?萬一Erik發現——」

Raven插口進來:「萬一?Charles,你要告訴他。」

Charles雙臂抱在胸前。「為什麼?我要一個人養育這個孩子。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知道。」

「你是故意裝傻嗎?」Raven怒目看著他。

「你是故意無視Erik在這一切事情中的立場嗎?」Charles反駁道。「他不是能隨便放下一切照顧孩子的人,更何況他還不確定那是不是他的孩子。你們聲稱他不能生育。如果我告訴他,儘管如此,他不知怎的還是讓我懷孕了,他會相信我嗎?」

「你讓Hank幫你啊。Hank以前是Erik的私人醫生,Erik會相信他的,」Raven說道。

Chalres搖搖頭。「那誰能保證,就算他相信我,他會願意承認這是他的孩子?Erik是世上唯一的變種人國家的領袖。他的任何子女都會是他在社會和政治方面的反映。你能想像嗎?他會承認跟一開始他以為是人類的男人生了一個可能是人類的孩子,這可能性存在嗎?」

「變種人會開始質疑他。人類會嘲笑他,偉大的萬磁王本人居然有一個人類後代,『身為變種人而自豪』這話還適用在他身上嗎?我們承擔不起這個後果,因為萬磁王是政壇上變種人對抗人類世界的唯一堡壘。如果人們對他失去信心,高等人種的衝突又會再起。考慮到這一切,我相信Erik會面帶笑容、內心高歌地鼓勵我去英國,遠離他的生活。我無意將自己的窘況公諸於眾,從而毀掉他或者損害我一生尋求的和平。所以我不會告訴Erik或者其他人。我帶著孩子離開,這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我覺得你不讓Erik在這事上作出自己的決定,這很不公平。說不定他反而會很高興呢,因為他終於有自己的孩子,」Raven說道。「這可能是Erik唯一的孩子。」

Charles沒有回應。他只是低著頭,避開她的視線。

最後,Raven嘆了口氣,走過去抱住Charles。她腦袋枕在他肩上,說道:「你明白,我不能跟你一起走的,對嗎?我合約還有5年,之後我才能考慮移民。」

「你想要的一切都在這裡。我從來沒想過要你跟我一起走。」

Raven鬆開懷抱,揉揉眼睛。「你最好快點回去工作。既然你決定接受牛津的邀請,你在月底前要處理好多事情呢。」Charles點了點頭,吻了吻她的頭髮,然後就離開了。

「但是超聲波,」Hank衝著關上的大門抗議道。

「笨蛋!膽小鬼!騙子!」Raven氣沖沖說道。

Hank嚇得目瞪口呆。「我做什麼了?」

「不是說你!我說Charles!」

「我覺得他處理得很好啊,考慮那麼周全。我甚至沒想過這孩子會給我們帶來什麼後果。Charles比我們想得更遠。」

「他不是想得遠。他只是不願考慮自己。你沒發現,他剛才說的長篇大論裡,完全沒提到這孩子對他的影響嗎?他根本沒想過Erik可能會很高興,知道自己將為人父,知道Charles是懷上他孩子的人。因為在內心深處,他偷偷渴求這個可能性,但又不敢對此多加考慮。我了解Charles。他總是不敢冀求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聽起來,Raven好像等了好久才終於找到人說出這番話,分享她的心情。

「他是一個成年人啦。你不必一直為他留心一切。」Hank苦著臉審視她說道。「或者,呃,你也不必一直一個人為他留心啦。」

Raven給了Hank微弱但甜美的一笑。Hank握起她的手。「我現在真是恨死Azazel了。」

X

Alex Summers歎著氣從褲袋掏出公寓鑰匙,重重塞到鑰匙孔裡。今天真是漫長又枯燥的一天,他得重新安排Erik下週前往Wakanda那亂七八糟的訪問行程。同樣糟糕的是,Raven神秘地請了三天大假,沒有人知道原因,甚至連她的未婚夫也無法從她嘴裡套出話來。

不過,更糟糕的是,他得忍受Erik反復無常的心情。自從這個星期早些時候,Xavier教授撞破Erik跟Symkaria公主的午間歡愉,Erik的心情就以令人擔憂的頻率在無動於衷和灰心喪氣之間變化。他會在早上埋怨教授不接他電話。到了中午,他好像一點都不在乎了。結果兩小時後,他下令要在Amazon訂購Xavier出版過的所有書籍,但五分鐘後,他又取消了訂單。

Alex不得不偶爾沖他腦袋發射一小束鐳射光,提醒他是一個成年變種人,整個國家都要倚靠他運作。Erik對教授的小小迷戀一開始還挺好玩的,但現在Alex開始希望自家老闆跟對方從未相識。的確,Erik是個不知悔改的濫交男,教授完全有生氣的權力,但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Xavier至少能做的是給他發個短信,結束他的痛苦。

不,等等。

Alex捏了捏鼻樑。他不該責怪教授,因為連他那個愚蠢老闆都還沒認清自己的感覺。

Xavier的職業完全無害,這總算是一件小小幸事。Erik上一次愛上的人是警察機關的一員。她每次被襲擊或差點中槍時,Erik都會陷入瘋狂。至少,Charles Xavier身處大學的有關保護,不管何時Erik變得焦躁,Alex和Erik的其他秘密警察還能暗地裡留意他。

Alex走進客廳,看到Scott在沙發上歎氣,膝上放著敞開的基因學課本。Alex淡定地坐到他身邊。「小弟,你歎什麼氣啊?」

Scott透過紅色視鏡瞥了他一眼,說道:「我選擇這個專業的原因要離開學校了。」

「Jean Gray?她為什麼要走?」Alex說道,一把抓過Scott膝上的課本,隨意翻動起來。

Scott一下子臉紅了。「我說的不是她。」

Alex彎起嘴角。「真的?」Scott試圖沖他腳下發射鐳射光,這更讓他竊笑起來。從Scott 七歲開始,他們就開始玩這種躲避對方攻擊的遊戲。「別告訴我是那個叫Logan的傢伙。他樣子超危險哎,小弟。」Scott這回沖他射出一束更大的鐳射光。Alex馬上抓起一個坐墊抵擋。不知怎的,課本被火力擊中,整個房間瀰漫著燒焦羽毛和紙張的味道。

「那到底是誰啦?」Alex說道,無視他弟弟臉上驚恐的神情。

Scott撿起燒成焦炭的課本,哀悼書上沒了十幾章內容。「是Xavier教授。他今天對我們說,他要去牛津教書。」

Alex花了好幾秒才明白這話的意思,一下子垂頭,雙手掩面。他有時候真是恨他的人生。

X

Charles跟最後兩個前來祝福他的學生道別,在她們身後關上了辦公室門。他會想念Kitty和Anna-Marie的。她們選修他的課程並不是出於新奇原因,或者受父母威迫,有些父母似乎認為學習「他們從何而來」是個好主意。

變種人基因學是一門很微妙的學科。儘管這跟他作為教授的興趣衝突,但是Charles認為,真正理解這門學科的人越少越好,因為對於那些知道掌握知識的人來說,這會開放各種危險的可能性。變種基因太容易改動了。

Charles一手覆上自己的腹部。誰能知道,他現在經歷的奇跡並不是多年前用他的心電感應做實驗的同一人的過錯造成呢?

Charles咽了咽口水。他從Shaw手上逃脫之後,花了多長時間才恢復正常人的感覺?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完全成功。事情幾乎過去了二十年,Shaw依然像幽靈似的縈繞在他心頭。

他搖搖頭。「你已經過了自憐自憫的年紀了,Charles。」他走到門後準備倒掉那裡的紙箱。大門突然甩開,他夾在了墻和木門中間,甚麼都看不見,嚇了他一跳。Charles準備清清喉嚨讓來人知道自己的所在,這時聽到有人說話。「他不在。」

Charles馬上僵住了。

是Erik。他在這裡做什麼?

「這就奇怪了。我還想發誓說他一定在這裡收拾東西呢,」另一把聲音說道,Charles認出那是他的系主任。「你想要的話,我可以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你。」

Charles聽到Erik咕噥說道:「我有他的電話號碼。但他從來都不接我的電話。」

「真的?Charles一向很隨和的啊。」

「真的,」Erik語氣裡的嘲諷意味十分難聽。「這位好教授對所有人都很友善,除了我。」

Charles頓時火冒三丈,有那麼一瞬間,他考慮過直接現身質問Erik,他做了那些事之後,憑什麼認為自己還能討得Charles歡心。Erik可不是那個在數月間就要浮腫得像鯨魚的人,他也不需要自行探索解決從來沒男人涉足過的生育難關。Charles搖搖頭,提醒自己,Erik不知道這些事。在這種時候,他沒立場表示正當的憤怒,這也一點用處都沒有。

「你跟他睡過了,是吧?」

Charles幾近無聲的語塞輕易就被Erik暴躁反駁掩蓋過去了。「是又怎樣?」

「所以說,你打電話並不是跟這位好教授討論基因學問題。Erik,我發誓,如果Charles是因為跟你糾纏不清的緋聞而離開的,我會手腳並用掐死你的。」Charles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對Reed Richards產生這麼多好感。

Erik有點激動了。「為甚麼所有人都認定是我的錯?他才是不回我電話的人啊!」Charles再次為Erik的惱火語氣感到好奇。

「沒錯,但他也不是女伴名單之厚堪比大英百科全書的人啊,」Reed歎了口氣。「我還以為你是過來找Charles諮詢你的生育困境,而不是來找他給你生一個的。」

Charles驚恐地摸索身後牆壁才能站穩。Reed的話如此接近真相,讓他相當不安。

Erik哼了一聲。「我非常懷疑這事能發生。男性變種人可以生育後代的那一天將是不平凡的一天,但是男性人類是永遠不可能做到的。再說了,你能想像這會是怎樣不尋常的孩子?讓我的基因跟人類的混合?我不是針對Charles,但是適者生存,如果我的孩子不是適應力最強的,那一點意義都沒有。」

Charles覺得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滑進他的心裡。

「Erik,我就是不喜歡你這一點。你該記住,我們這裡不是所有人出生時就是變種人的。」Reed說完就大步走出Charles的辦公室。Erik卻還站在門邊沉思。Charles不知道Erik在思考什麼,但他非常想把門甩到他臉上,順便砸他的腳趾,甚至鼻子最好。Charles想深深傷害這個人,就像他如何不經意傷害自己的那樣。最後,Erik轉過身去追上Reed,試圖為自己的失言道歉。

Charles屏住氣息,直到Erik的腳步聲消失到聽不見。他貼著牆壁滑坐在地。他該感到得意,事實證明他猜對了Erik的性格。他真希望自己帶著錄音機,這樣他就可以向Raven證明自己對了。但是,剛才滑落他心裡的冰塊現在化作了撕裂的傷口,痛得他虛弱顫抖著呼出一口氣。

X

凌晨3點10分,Hank終於分類好所有信息和理論,把它們塞進電郵裡,準備發送給在牛津負責監測Charles情況的醫生。儘管她是人類,Jane跟變種人社會有很緊密的聯繫。她和Donald1是僅次於Hank最好的人選,因為Hank不能在不引起他人懷疑的情況下,親自到牛津監督Charles的進展。

Hank伸出雙手高高舉過頭頂,直到後背發出啪一聲,不由得呻吟起來。他得快點去睡了。

他發出郵件,轉而關閉Charles的檔案。屏幕上彈出一個灰色提示框,提醒他在Charles檔案上做的修改還沒保存。Hank也沒多想就點了保存鍵。

在睡眠不足的迷糊狀態下,Hank忘記了,他用的是大學的電腦。桌面上保存的任何文件都會自動分享到大學的共用數據庫,而且由於最新的Stark保密政策,大學數據庫的所有資料都可在公共檔案裡查閱。

光標在名字一欄閃爍,Charles F. Xavier,身份——變種人,附註——92年Shaw醜聞受害者。Hank大聲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關掉了電腦,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推倒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章末附註

1. M家角色客串:Jane Foster和Donald Blake(雷神Thor的人間宿主)

评论
热度(16)
©akirasouc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