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翻譯] Acceptance 第三章


說實話,那應該就是結束了。Charles跟Erik沒有任何交集,加上要治理國家,也有大把投怀送抱的床伴,Charles懷疑Erik還會不會再來找自己。開學沒多久,學生還沒適應環境,沒給他太多的麻煩,一切都相對輕鬆,日子也隨之慢慢流逝。

這時,腹痛開始了。

「我跟你說過德州辣椒混合印度咖哩是個壞主意,對吧?」正當Charles在廁格裡吐個不停,Hank在一旁說道。

擦了擦嘴,摁住開關沖了好久馬桶,Charles有點惱火地說道:「是的,Hank,你說過,但我不認為我可以把這次不適完全歸咎到選菜的錯誤。」

「那麼你至少去看看醫生啊,」Raven在外面說道。對於一個熟悉Erik安保狀況的人來說,Raven的休假也太多了。這讓Charles有點擔心。

他在盥洗台漱口洗手。「這要花很多錢。你知道的,我是人類,我在這裡不享受醫療保險的。」

Raven馬上安靜了,這意味著她知道有Hank在場時,她不該再用這事逼他。Charles驚叫起來,因為Raven推開男廁的門走進來,強硬說道:「那麼讓Hank來檢查。他以前是Erik的私人醫生。他應該可以查出有什麼問題。」

Hank點點頭。「我不介意。」

Charles嘆了口氣。「好吧。話說,Raven,幫我一個忙。你今天早上看到我床上有一條疊好的褲子嗎?」Raven揚起一條眉毛,點了點頭。「你介意把那褲子拿給你老闆嗎?」

Raven一下子瞪大雙眼。「為什麼?」

「因為那是他的褲子,」Charles說道。

「你為什麼留著他的褲子?」

「我沒有。我拿去洗了,之前忘記還回去。」

Raven一臉苦相。「Charles,我可以為你做很多事情,但我絕對不會幫你歸還褲子給你的一夜情對象。」

Hank猛然回過頭來,目瞪口呆看著Charles。「你跟Erik睡過?!」

「但是,Raven,你每天都能見到他,」Charles說道。

「我說了絕對不幹,」Raven說道,語氣堅決表示此事不得再議。

Charles氣鼓鼓說道:「好吧。那麼Hank,你打算怎樣給我做檢查?”」

Hank在大學實驗室裡保留了一個私人區域——作為他過去服務Magnus大人的回報——但大部分人在頭幾個星期就知道不要接近Hank McCoy的工作室。有一次,一個好奇的學生只是窺探一下,眉毛就被游離的等離子激光剃掉。從此,Hank榮登校園頭號危險人物。

Hank拍了拍那台不知從哪裡偷運進這個狹窄工作室的全身掃描儀,Charles感到了一定的擔憂。「這機器應該用得著。這本來是一台舊式CT透視儀1,但是我改造了很多地方。」

「Hank,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對你有絕對的信心,但你試過用這機器檢查過別人嗎?」Charles說道。

「你很榮幸是這台機器檢查的第一人,」Hank興奮得咧嘴大笑。

「真是好極了了,」Charles轉向Raven求助。

她雙臂抱在胸前,聳了聳肩。「是你不願意去看醫生的。」

Charles不情不願地爬上掃描儀,屏著呼吸在這台相對狹小的機器上挪好位置。他希望這只是他身體出了點小毛病。不然還會是什麼呢?

X

掃描儀在打印掃描結果的中途出了故障。Raven第一個聞到煙味,趕著另外兩人一起逃出工作室。Hank不以為然地揮揮手,說這很正常。(「這怎麼可能正常啊?」Raven尖叫道。)但是他們要等一小時,掃描儀才能重新連線。「這是把機器按照自己目的改造的不便之處吧,」Hank輕笑道。

Raven衝他翻了翻白眼,嘴裡念叨著比起天才更像瘋子的瘋狂天才之類的話。「既然我們有時間,Charles,不如你去把褲子還給我老闆把?」她坏笑著說道。

Charles和Raven合住的公寓離大學校園有10分鐘步行路程,面向哨兵河,可以看到很美的日落景色。他很快地返回公寓取Erik的褲子,順路拿他們的郵件。

賬單、賬單、給Raven的明信片,還有一封寄給他的信。奇怪了。

Charles拆開信封,裡面掉落一封來自牛津的信件。

X

Raven死死盯著手上的掃描圖。她試圖理解這些圖片的意思,但她腦袋開始麻木起來;就像那次Emma試圖讓她忘記兩人共度的一夜。但Raven這次很肯定,麻木感不是狡猾讀心者造成的。「Hank,我在看的是什麼?」

Hank注視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他的眼睛飛速掠動,以光速查看各種pdf文檔、交叉對比數據和反複檢查各種假設理論。他最後不得不舉手投降。「這肯定是機器出錯了,機器哪裡故障了吧。」他跳下轉椅,準備修理全身掃描儀。「那可能只是腫瘤。只是一些無害、良性腫瘤,但是這些掃描圖顯示的是……」

「掃描圖顯示Charles有癌症?」Raven嗓音高得幾近尖叫。

「不,」Hank說道。「這些掃描圖顯示Charles懷孕了!」他又抓了抓頭髮,繼續查看掃描儀。「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因為呃,Charles——Charles……」Hank很快就放棄使用政治正確的詞語來形容自己的朋友和同事。

Raven咬咬嘴唇,又咬咬手指。「Hank,我得告訴你一些事情。」

「什麼?」Hank抬起頭說道。

Raven搓著手。她甚至不確定從哪裡開始說起。她決定從說反話開始吧:「很久以前,有個男孩可以讀他人的心思……」她說完這故事,Hank足足有兩分鐘合不攏嘴。

「Charles是變種人?!」

X

在坐出租車前往Erik大宅的路上,Charles一直低頭看手上的信。牛津要給他提供一個教職。這可能意味著搬回英國,離開Genosha和遠離這裡一切的偏見。沒有人天天衝他腳邊啐唾沫,這大概會挺好的。

Charles嘆了口氣,抓緊手中的信紙。Raven大概不會喜歡他搬回牛津的吧。

出租車停在Magnus大宅門前,Charles付好車資便下車。「Darwin,麻煩你等我一下?我需要你載我回去大學。」

「沒問題,教授,」Darwin一邊說道,一邊打開儀表板掏出一個舊紙袋。

Charles走上門前的樓梯,手臂上還掛著一條褲子,覺得自己樣子有點蠢。他覺得沒有幾個客人會說自己前來拜訪是為了歸還褲子的吧。幸運的是,在前門迎接他的是Alex。Alex看他一眼就咧嘴笑了。「你好啊,教授!你還好嗎?Scotty告訴我你最近不太舒服呢。」

「只是鬧肚子而已,」Charles說道。他注意到Alex看他樣子怪怪的。「怎了?」

「沒什麼。只是那天Erik去見你之後,他對我斷言道我們日後會經常見到你。他期待你給他打電話,但是你沒有……」Alex有點糊塗地笑了笑。「可能因為這事,我最近一直聽到你的事情。我們在車裡的時候,Erik會說『你知道那天晚上Charles說過』或者『你知道Charles做過』這樣那樣什麼的。有一次,他甚至問我,我是不是沒通知他就換掉他的電話號碼。」

Charles感到內心燃起一小點暖意。這可能是……

這時,Erik裸著上身走下寬闊的樓梯,皺巴巴的褲子剛好掛在窄臀上,身後跟著一個差不多裸體狀況的黑髮豐滿美女。「Alex,去給我和Milla泡點咖啡好嗎?」他看到Charles時,馬上呆站在原地。

Charles感到心中暖意迅速轉變成某種火熱不快的感覺。他擠出一個禮貌的笑容。「你好,Erik。對不起,我突然這樣打擾你。」

「你從來沒給我打過電話,」Erik說道。

「我肯定你現在也明白原因了。」

「Charles——」

「我得回去學校了。再見。Milla公主,也祝您有愉快的一天。」Charles匆匆走下大宅的樓梯,快步走向大門,心裡希望自己能解釋這種感覺。他對Erik完全沒有任何所有權什麼的。他早已下定決心不會跟這人扯上任何關係。

那麼,這股逃離對方的衝動是從何而來?

X

Raven交叉雙臂,在地毯上拍著腳,等Hank的腦袋恢復正常運作。Hank雙手揉臉,無意間撞歪了眼鏡。「對不起,」他說道。「只是,他總是在爭論中為人類辯護,我以為他不可能是,」他突然停住,又一次瞪圓了雙眼。「我一直都在俯就他?」

Raven搖著Hank的肩膀,免得他再次掩面呻吟起來。「我們快回到正題好嗎?你說過Charles不可能懷孕,因為他是人類。現在你知道他曾經是變種人,你有什麼猜測嗎?」

「呃,最自然的結論是二次突變。許多變種人會發展出跟初始突變完全無關的二次突變。儘管之前甚至沒有男性變種人有這種能力,但Charles有懷孕的能力,這也不是不可能的。話雖如此,我們要考慮兩件重要的事情。」Hank緊張地看了Raven一眼。「首先是Charles的突變基因,顯然那些基因已經遭受不少損害,因為……」

「Shaw。Sebastian Shaw,」Raven歪著苦臉說道,好像光是說出這名字就已經相當不快。

「是的,嗯,不管Shaw對Charles做了什麼,這些影響有可能會通過基因遺傳到孩子身上。現在,雙方都是變種人的父母產下的孩子有99.9%的可能展現異能。但考慮到這種難以置信的情況,未來就很難預料了。這孩子可能不會成為變種人,」Hank說道。

「不管是不是變種人,Charles和我都會愛它的,」Raven說道。

「我不是懷疑你們兩個。我是懷疑孩子的另一位父親。那正是我考慮的第二點。這孩子另一位父親是Erik,對吧?」

Raven移開了視線。「是的。Erik是Charles今年唯一睡過的人。但這怎麼會有問題呢?」

「Raven,Erik是沒有生育能力的。不然你以為議會怎麼會那麼容忍他跟那些公主鬼混?他們都知道,他不會搞大任何一個公主的肚子的。」Hank掩面嘆氣。「在那麼多人裡面……」

「你說什麼?Charles不夠資格懷上Erik的孩子嗎?」

「不是,只是那麼多女人都想懷上Erik的孩子,Charles根本不想要這些東西,偏偏成了中頭獎的幸運兒。我甚至都不確定這是怎麼發生的!」Hank轉過身在電腦上點了幾下。「還有一點很不對勁。Shaw醜聞是歷史上最嚴重的變種人虐待案之一。關在他機構的每一個變種人都應該有存檔在案。為什麼其中沒有Charles?」

Raven繃緊了下巴。那是她生命中最痛苦的時刻之一:看到Charles摔倒在雨中,尖叫著說他聽不見,之後她父親看到Charles的樣子,仿似他寧願Charles死在Shaw的機構裡。她的哥哥絕望地緊緊抓住自己的手臂,Raven從沒感到過如此的無助。

「Xavier家是古老世家,」她最後說道。「他們需要維護名聲,所以他們不希望公眾知道他們無意中把唯一的兒子落入瘋子手中。他們也不想讓大家知道他們家族有個變種人。所以他們在適當的地方施加壓力,把Charles的名字從登記冊中刪掉。」

「你知道在這國家,Shaw事件的受害者都會得到榮譽對待的,對吧?我們還設立一個節日慶祝他們的倖存。天啊,Erik自己也是Shaw事件的倖存者之一!為什麼Charles不直接出來承認,反而讓大家都以為他是人類呢?」

「Charles說過,他不想被人當作受害者。但事實是,我覺得他在害怕。」

「害怕什麼?」Hank說道。

「我不確定,」Raven抱緊雙臂說道。

「Raven,我覺得Charles不能在這裡撫養孩子。不管Erik是否相信那是他的孩子,如果這孩子因為Charles受損的基因而無法展現能力……你哥哥比我更明白,沒有能力的人在這國家生活的痛苦。」

Raven搖搖頭。「這得由Charles決定。但我們需要先把他的情況說出來。我們要怎樣告訴他這個消息?」

「直接說出來?」Hank建議道。「快速簡短地說,然後逃出房間迴避怒火。」

「我感覺這是你經常會做的事情。」

「只要有效就足夠了。」

10分鐘後,Charles走進Hank的實驗室門時,他大聲地咳了一下,「Raven,我要搬去英格蘭,」同時Raven說道:「Charles,你懷孕了。」

「什麼?!」

「什麼?!」

備註:
1.CT透視儀:X射線電腦化斷層攝影掃描器

评论
热度(15)
  1. EnC4ever.Lakirasouchan 转载了此文字
    傻白甜?先马着 好看
©akirasouc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