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翻譯] Acceptance 第一章

我只是想來存個檔…

原作:shizuke (AO3已刪文)

授權:




 
摘要:Charles只是一個在Genosha大學裡教書的平凡教授。他只希望過平靜的生活,直到一天晚上,他吸引到Erik Magnus Lehnsherr大人的目光,那是Genosha的領袖,全世界變種人的衛士。自然而然,從此一切變得難以理解。
 
第一章
 
在Genosha獨立日舞會逗留約一小時後,儘管這個舞會極盡奢華又頗負盛名,Charles Xavier還是開始思考如何找藉口脫身。他完全不在意Raven費盡千辛萬苦才把他的名字弄進賓客名單。這個舞會真是無聊透頂。
 
  他要麼捏造一位不幸遇到車禍的生病嬸母,要麼留在這裡,用源源不絕的免費香檳逃避煩悶。Charles輕點著第三杯酒的玻璃杯沿。老傢伙,我覺得你的肝臟撐不了多久呢。 
 
他左邊傳來一陣笑聲。Charles轉頭看去,一個留著海象式鬍子的部長正在說一個故事逗樂周圍的聽眾。他走過去想聽聽,但當中一個女人瞪了他一眼。你敢再走近試試,人類。Charles停在原地。他安慰自己說,這肯定是個無聊的故事,因為儘管其他人都在笑,Magnus大人卻在打哈欠。
 
Magnus大人,他的別名「萬磁王」更為有名,他是這個國家的創立人和領袖。Charles在報紙和新聞頻道見過不少他的照片。他覺得真人更加英俊,除了眼神有點死板。Magnus大概跟Charles一樣覺得這個舞會相當無趣。
 
Charles貼著玻璃杯重重嘆了口氣。說實話,他答應參加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這個舞會有不少人都是世界头十名變種人極端分子,Charles很肯定從他踏進舞會的一刻起,他們每一個人都在他背上畫了一個無形的目標符號。
 
最好還是離開這裡吧。Charles正準備到露台避難,有人在他背後接近。「你好啊,Charles。」
 
「你好,覺得舞會好玩嗎?」Charles有禮地回答道。看到來人是帶著調笑表情的Magnus時,他差點心臟病發。「噢,呃,我……你好?」Charles閉上嘴,看著Magnus突然變成一個有著一頭活潑紅發、一身藍色皮膚的美麗女性。Charles緊鎖眉頭看著Raven。「這不好玩。」
 
「太好玩了!你該看看自己的表情!噢,呃,我。」Raven咯咯笑起來。她摟過一個站在附近的年輕人,將他拉近。「來,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人。這是Hank McCoy。」
 
年輕人拖著腳步挪上前。儘管他至少比Charles高出一個頭,但他只是保持視線在Charles的胸膛,好像一點眼神接觸都能把他鼓起的一點點勇氣消磨殆盡。
 
「我在入口附近發現他。他在練習跟你握手,還說什麼雲德爾遺傳的玩意,」Raven說道。
 
「是孟德爾,」Charles和Hank異口同聲更正道。Hank很驚訝地看了看Charles,兩人開始大笑起來。Raven寵溺又無奈地冲他們翻了翻白眼。
 
「很榮幸認識您,Xavier教授,」Hank說道,就如他練習的那樣伸出一隻大手。
 
「你是剛來到Genosha嗎?」Charles親切地笑著說。
 
「噢不是的,我在Magnus大人手下的私人機構工作好幾年了,但我決定退出,接受大學的教職。」
 
「啊,這麼說我們很快就是同事啦!我得說,以你的年紀來說這真是太難得了。」
 
「您過獎了,」Hank推辭道,驚喜得漲紅了臉。
 
「我得走了,你們繼續交流科學宅心得。不像你們,有些人今晚得工作呢。」Raven眨眨眼就開溜,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迅速融入人群之中。
 
Charles跟Hank聊天聊得都要忘記時間了。Hank有太多好主意,不光是關於變種基因的理論,甚至還想到如何用科技加強這些基因。比如說,他在形容的這種制服,很有可能可以集中Summers兄弟那有名的能量衝擊。但此時舞會的另一邊有人叫喚著他,Charles只好不情願地揮揮手讓他離開。Hank走了之後,這個舞會又要無聊起來了。
 
如果不是這裡某些人覺得跟他說話會有失身份的話,這個舞會本來也不是那麼糟糕的。Charles開始幻想,要是他過去跟Atlantis國王說話的話,會不會引發國際事件呢……這時他看到Magnus大人站到了自己身邊。Charles輕笑了一下。Raven還沒玩夠這些惡作劇嗎?「我以為你說過,你現在得去工作呢。」
 
偽裝成Magnus樣子的Raven揚起一條眉毛。「不好意思,我沒聽清?」
 
「我很感激你想陪伴我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還是這樣疏於職守,他們會解僱你的。」
 
Magnus臉上慢慢流露出逗樂的神情。「我真想看他們試試呢。如果我不幹的話,所有人都會像無頭蒼蠅一樣不知所措吧。」
 
「僅僅因為你在這份工作做得最出色,這不意味著他們不會解僱你。」
 
「我想我得多謝你的誇獎。不好意思,我認識你嗎?」
 
Charles古怪地看了Raven一眼。他張嘴想叫她快別裝Magnus了——說來她真的裝得很像——這時他卻看到自己妹妹的藍色身影正在舞會的另一側冲他狂招手。Charles差點沒給自己的口水嗆到。
 
「你沒事吧?」Magnus說道。
 
「有事。不,我是說,我沒事。我一點事都沒有。從來沒覺得這麼好過。您呢?您今天過得怎樣?」Charles亂扯道,希望如果自己一直低著腦袋,Magnus可能就不會看到他通紅的臉。
 
「今天真是糟糕透頂。多謝你的關心。」
 
「糟糕?說來聽聽。」Charles心裡踹了自己一腳。
 
Magnus對他咧嘴笑了。他大概以為Charles是哪裡來的鄉巴佬,沒想到他是個受人尊敬的基因學教授吧。「嗯,我得在同一場對話裡招待Latveria和Atlantis的權要。光這事就足以毀掉我一個星期的好心情。」
 
「啊是的,Victor von Doom1大部分時間來說挺難對付的,但我想你可以用房間裡的魚缸分散一下Namor2的注意力。」
 
「那也太幼稚了,」Magnus說道。「說不定能行呢。」
 
Raven終於前來打救,Charles真要感謝他知道的所有神明。她擠到Charles和Magnus的中間——話說對方什麼時候靠這麼近了?——冲她老闆笑得有點癲狂。「Erik,看來你已經認識我哥哥了。你記得我提起過我的哥哥,Charles,那個基因學教授,對吧?那個古板無趣、毫無時尚品味可言的哥哥。」
 
「嘿!」Charles抗議起來。
 
Magnus打量了Charles一眼。看他臉上綻放的笑容,他好像不太同意Raven的說法。但這時Raven靠近他一點。Charles知道她不想讓自己聽到她低聲說些什麼,但Charles的聽力一直好得出奇。「那個人類基因學教授。」
 
Magnus馬上僵住了。
 
Charles很想對自己說,他一點都不驚訝,或者說失望。
 
Magnus大人對變種人和人類關係的看法早已是眾所周知,這些看法也不見得對Charles有利。沒錯,技術上而言Charles也是變種人,但他已經失去能力,實際上與人類無異。Charles有點受夠了,說道:「很高興認識您,Magnus大人。但恐怕我得走了。那些論文總得有人評分。祝您今晚愉快。」
 
「Charles,等等,」Magnus說道。
 
「還是免了吧,」Charles知道自己會因為如此大不敬受到懲罰。只要Magnus說一句話,大學就會解僱他,沒有那份工作的話,他的簽證就會失效。只要Magnus說一句話,他就會被驅逐離開這個國家。但Charles很累,喝過太多香檳,在此之上他真的不想遭受更多歧視了。
 
外面夜色暖和,微風暗送以示秋天的到來,但他的小晚禮服足以抵擋涼意。他看到Darwin在跟一群出租車司機聊天,他們都是因為今晚的舞會被預訂了在此接送客人。他叫喚Darwin:「Darwin,有勞你了。」
 
就像浪漫喜劇裡的主人翁,Magnus大人快步跑下他大宅的樓梯,喊著請Charles稍等片刻。Charles皺了皺眉頭。他真的不能再讓Raven在電影之夜挑選電影了。Magnus大步走到他面前。「我想向你道歉——」
 
「什麼?」Darwin睜大眼睛說道。Magnus不快地瞪了他一眼。Darwin舉起手辯解:「對不起,只是,您很少會道歉。」
 
Magnus清了清嗓子。「像我說的,我想道歉。我不是故意讓你不愉快的。」
 
「這真的沒有必要。您對人類的感情也不是什麼秘密,而且您一開始就知道我沒有任何能力,總好過將來遭遇不愉快的震驚,對吧?」Charles苦笑著說道。
 
「我作出那些演講時,我說的是那些無知的人類,那些不肯承認我們本質的人類。但你不一樣。你是基因學教授。你懂的更多。『記錄顯示,毫無例外,在任何地區,變異人類出現後,他們進化較慢的同類就會迅速滅亡』,還記得嗎?」
 
Charles不由得笑了。「那是我論文裡說的?天啊,那是我好久之前寫的了。您讀過我的論文?」
 
「是魔形女拿給我看到。她推薦給我,說看了有助睡眠。」
 
「她沒說錯。」
 
「我覺得這些論文非常有趣。」
 
「您真是太客氣了。很少有外行人士覺得我的作品有意思呢。」
 
「我真的無意冒犯,」Magnus說道。「大部分人類覺得我是怪物,因為我擁有這些能力,還用來擊退他們的士兵。但如果被攻擊的是他們,他們做的事會不一樣嗎?我只是在保護自己的同類。我不會對那些沒有反對我的人心懷惡意。」
 
此刻Magnus眼裡流露出的暖意比他說的話更為真摯,這讓Charles有點害怕。
 
「您知道我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的教授而已,對Acceptance
 
摘要:Charles只是一個在Genosha大學裡教書的平凡教授。他只希望過平靜的生活,直到一天晚上,他吸引到Erik Magnus Lehnsherr大人的目光,那是Genosha的領袖,全世界變種人的衛士。自然而然,從此一切變得難以理解。
 
第一章
 
在Genosha獨立日舞會逗留約一小時後,儘管這個舞會極盡奢華又頗負盛名,Charles Xavier還是開始思考如何找藉口脫身。他完全不在意Raven費盡千辛萬苦才把他的名字弄進賓客名單。這個舞會真是無聊透頂。
 
他要麼捏造一位不幸遇到車禍的生病嬸母,要麼留在這裡,用源源不絕的免費香檳逃避煩悶。Charles輕點著第三杯酒的玻璃杯沿。老傢伙,我覺得你的肝臟撐不了多久呢。
 
他左邊傳來一陣笑聲。Charles轉頭看去,一個留著海象式鬍子的部長正在說一個故事逗樂周圍的聽眾。他走過去想聽聽,但當中一個女人瞪了他一眼。你敢再走近試試,人類。Charles停在原地。他安慰自己說,這肯定是個無聊的故事,因為儘管其他人都在笑,Magnus大人卻在打哈欠。
 
Magnus大人,他的別名「萬磁王」更為有名,他是這個國家的創立人和領袖。Charles在報紙和新聞頻道見過不少他的照片。他覺得真人更加英俊,除了眼神有點死板。Magnus大概跟Charles一樣覺得這個舞會相當無趣。
 
Charles貼著玻璃杯重重嘆了口氣。說實話,他答應參加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這個舞會有不少人都是世界头十名變種人極端分子,Charles很肯定從他踏進舞會的一刻起,他們每一個人都在他背上畫了一個無形的目標符號。
 
最好還是離開這裡吧。Charles正準備到露台避難,有人在他背後接近。「你好啊,Charles。」
 
「你好,覺得舞會好玩嗎?」Charles有禮地回答道。看到來人是帶著調笑表情的Magnus時,他差點心臟病發。「噢,呃,我……你好?」Charles閉上嘴,看著Magnus突然變成一個有著一頭活潑紅發、一身藍色皮膚的美麗女性。Charles緊鎖眉頭看著Raven。「這不好玩。」
 
「太好玩了!你該看看自己的表情!噢,呃,我。」Raven咯咯笑起來。她摟過一個站在附近的年輕人,將他拉近。「來,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人。這是Hank McCoy。」
 
年輕人拖著腳步挪上前。儘管他至少比Charles高出一個頭,但他只是保持視線在Charles的胸膛,好像一點眼神接觸都能把他鼓起的一點點勇氣消磨殆盡。
 
「我在入口附近發現他。他在練習跟你握手,還說什麼雲德爾遺傳的玩意,」Raven說道。
 
「是孟德爾,」Charles和Hank異口同聲更正道。Hank很驚訝地看了看Charles,兩人開始大笑起來。Raven寵溺又無奈地冲他們翻了翻白眼。
 
「很榮幸認識您,Xavier教授,」Hank說道,就如他練習的那樣伸出一隻大手。
 
「你是剛來到Genosha嗎?」Charles親切地笑著說。
 
「噢不是的,我在Magnus大人手下的私人機構工作好幾年了,但我決定退出,接受大學的教職。」
 
「啊,這麼說我們很快就是同事啦!我得說,以你的年紀來說這真是太難得了。」
 
「您過獎了,」Hank推辭道,驚喜得漲紅了臉。
 
「我得走了,你們繼續交流科學宅心得。不像你們,有些人今晚得工作呢。」Raven眨眨眼就開溜,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迅速融入人群之中。
 
Charles跟Hank聊天聊得都要忘記時間了。Hank有太多好主意,不光是關於變種基因的理論,甚至還想到如何用科技加強這些基因。比如說,他在形容的這種制服,很有可能可以集中Summers兄弟那有名的能量衝擊。但此時舞會的另一邊有人叫喚著他,Charles只好不情願地揮揮手讓他離開。Hank走了之後,這個舞會又要無聊起來了。
 
如果不是這裡某些人覺得跟他說話會有失身份的話,這個舞會本來也不是那麼糟糕的。Charles開始幻想,要是他過去跟Atlantis國王說話的話,會不會引發國際事件呢……這時他看到Magnus大人站到了自己身邊。Charles輕笑了一下。Raven還沒玩夠這些惡作劇嗎?「我以為你說過,你現在得去工作呢。」
 
偽裝成Magnus樣子的Raven揚起一條眉毛。「不好意思,我沒聽清?」
 
「我很感激你想陪伴我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還是這樣疏於職守,他們會解僱你的。」
 
Magnus臉上慢慢流露出逗樂的神情。「我真想看他們試試呢。如果我不幹的話,所有人都會像無頭蒼蠅一樣不知所措吧。」
 
「僅僅因為你在這份工作做得最出色,這不意味著他們不會解僱你。」
 
「我想我得多謝你的誇獎。不好意思,我認識你嗎?」
 
Charles古怪地看了Raven一眼。他張嘴想叫她快別裝Magnus了——說來她真的裝得很像——這時他卻看到自己妹妹的藍色身影正在舞會的另一側冲他狂招手。Charles差點沒給自己的口水嗆到。
 
「你沒事吧?」Magnus說道。
 
「有事。不,我是說,我沒事。我一點事都沒有。從來沒覺得這麼好過。您呢?您今天過得怎樣?」Charles亂扯道,希望如果自己一直低著腦袋,Magnus可能就不會看到他通紅的臉。
 
「今天真是糟糕透頂。多謝你的關心。」
 
「糟糕?說來聽聽。」Charles心裡踹了自己一腳。
 
Magnus對他咧嘴笑了。他大概以為Charles是哪裡來的鄉巴佬,沒想到他是個受人尊敬的基因學教授吧。「嗯,我得在同一場對話裡招待Latveria和Atlantis的權要。光這事就足以毀掉我一個星期的好心情。」
 
「啊是的,Victor von Doom1大部分時間來說挺難對付的,但我想你可以用房間裡的魚缸分散一下Namor2的注意力。」
 
「那也太幼稚了,」Magnus說道。「說不定能行呢。」
 
Raven終於前來打救,Charles真要感謝他知道的所有神明。她擠到Charles和Magnus的中間——話說對方什麼時候靠這麼近了?——冲她老闆笑得有點癲狂。「Erik,看來你已經認識我哥哥了。你記得我提起過我的哥哥,Charles,那個基因學教授,對吧?那個古板無趣、毫無時尚品味可言的哥哥。」
 
「嘿!」Charles抗議起來。
 
Magnus打量了Charles一眼。看他臉上綻放的笑容,他好像不太同意Raven的說法。但這時Raven靠近他一點。Charles知道她不想讓自己聽到她低聲說些什麼,但Charles的聽力一直好得出奇。「那個人類基因學教授。」
 
Magnus馬上僵住了。
 
Charles很想對自己說,他一點都不驚訝,或者說失望。
 
Magnus大人對變種人和人類關係的看法早已是眾所周知,這些看法也不見得對Charles有利。沒錯,技術上而言Charles也是變種人,但他已經失去能力,實際上與人類無異。Charles有點受夠了,說道:「很高興認識您,Magnus大人。但恐怕我得走了。那些論文總得有人評分。祝您今晚愉快。」
 
「Charles,等等,」Magnus說道。
 
「還是免了吧,」Charles知道自己會因為如此大不敬受到懲罰。只要Magnus說一句話,大學就會解僱他,沒有那份工作的話,他的簽證就會失效。只要Magnus說一句話,他就會被驅逐離開這個國家。但Charles很累,喝過太多香檳,在此之上他真的不想遭受更多歧視了。
 
外面夜色暖和,微風暗送以示秋天的到來,但他的小晚禮服足以抵擋涼意。他看到Darwin在跟一群出租車司機聊天,他們都是因為今晚的舞會被預訂了在此接送客人。他叫喚Darwin:「Darwin,有勞你了。」
 
就像浪漫喜劇裡的主人翁,Magnus大人快步跑下他大宅的樓梯,喊著請Charles稍等片刻。Charles皺了皺眉頭。他真的不能再讓Raven在電影之夜挑選電影了。Magnus大步走到他面前。「我想向你道歉——」
 
「什麼?」Darwin睜大眼睛說道。Magnus不快地瞪了他一眼。Darwin舉起手辯解:「對不起,只是,您很少會道歉。」
 
Magnus清了清嗓子。「像我說的,我想道歉。我不是故意讓你不愉快的。」
 
「這真的沒有必要。您對人類的感情也不是什麼秘密,而且您一開始就知道我沒有任何能力,總好過將來遭遇不愉快的震驚,對吧?」Charles苦笑著說道。
 
「我作出那些演講時,我說的是那些無知的人類,那些不肯承認我們本質的人類。但你不一樣。你是基因學教授。你懂的更多。『記錄顯示,毫無例外,在任何地區,變異人類出現後,他們進化較慢的同類就會迅速滅亡』,還記得嗎?」
 
Charles不由得笑了。「那是我論文裡說的?天啊,那是我好久之前寫的了。您讀過我的論文?」
 
「是魔形女拿給我看到。她推薦給我,說看了有助睡眠。」
 
「她沒說錯。」
 
「我覺得這些論文非常有趣。」
 
「您真是太客氣了。很少有外行人士覺得我的作品有意思呢。」
 
「我真的無意冒犯,」Magnus說道。「大部分人類覺得我是怪物,因為我擁有這些能力,還用來擊退他們的士兵。但如果被攻擊的是他們,他們做的事會不一樣嗎?我只是在保護自己的同類。我不會對那些沒有反對我的人心懷惡意。」
 
此刻Magnus眼裡流露出的暖意比他說的話更為真摯,這讓Charles有點害怕。
 
「您知道我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的教授而已,對吧?您沒必要特地出來,確保我沒有誤解你,」Charles說道。
 
Darwin又噗了一聲,這回是Charles瞪了他一眼。「對不起,但如果你也是地位卑微的教授,那我真替其他老師感到難過。」
 
「Darwin說得對。你不應該假裝比真正的你卑微。」Magnus又一次慢慢打量著Charles,就像之前一樣。但這次,他的視線移動得很慢,包含著其他意味。
 
某種意圖。
 
Charles努力抑制掠過他背後的那陣冷顫。他應該離開,免得自己作出些什麼蠢事。Charles咬著牙準備向Magnus說晚安,這時Darwin說了些什麼,讓其他司機大笑起來,Charles就臉紅了。
 
「他們在說什麼?」Magnus鎖著眉說道。
 
「他們在打賭,您要花多久才能把我搞上床,」Charles說道。他那該死的好聽力!
 
Magnus翻了翻白眼。「我真想殺了Darwin,但我發起的任何攻擊他都能適應下來。」他微微一笑,Charles突然覺得有點眩目。這個男人的笑容殺傷力太大了。「不過,你願意嗎?」抓住Charles手臂的那隻手剛剛還是溫暖的觸碰,現在感覺像是火燒。Charles心裡對自己說,快甩開那隻手然後逃跑。「從你跟我說話開始,我就一直在幻想,你跨坐在我膝上會是怎樣的感覺。」
 
快拒絕。
 
Charles咽了咽唾液,點了點頭。
 
在腦海深處,Charles聽到笑聲。Charles,這就是我最喜歡你的地方,那個在他腦海的聲音說道;那個老科學家Shaw的嗤笑聲。你從來不會拒絕。
 
備註:
1. 毀滅博士,Latveria的統治者
2. 海王子,Atlantis的統治者
 


评论(1)
热度(27)
©akirasouchan | Powered by LOFTER